倒悬打飞机

每天以视奸太太的动态为乐
……大概是个痴汉【?【厨力放出ex

透子和我女儿,好久不用钢笔。

其实有很多都写不到,因为小说,漫画啊,乙女番或者乙女游戏之类的太多了

【口袋妖怪】
黑白列车长x透子
男等离子团员x透子
大吾x小遥

【eva】
薰丽
香丽

【阿松】
马鹿难民啊有木有!?

【三体】 伊文斯x叶文洁

【fgo】
李书文x斯卡哈
各种女a男o(其实就是想看咕哒夫被……)

【aph】 犬猿组

【魔圆】 晓美焰x麻美

【阳炎】kuromarry

【杀戮天使】丹尼x蕾切尔

【死神小学生】快兰

【中华小子】黑狐王x小兰
等等……

ps伏黛当然必不可少……天哪我自己都觉得羞耻
以前的我还真是位bg战士,现在越变越腐。体会到了all的快乐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同人文的同人图——
都是草稿…… 并且偏心严重
并不知道怎么打tag,占tag抱歉
还有迦勒底英文名字太长了,我记不下来(:з」∠)_@又穷又丑老年废物壁虎

悲伤的白桦林


*杨卫宁x叶文洁
*无剧情→就是瞎瘠薄乱写
*错别字自行脑补





  她是如此的悲伤。
  父亲的死,人们的背叛,连同那个疯狂的年代,让她在深夜里常常辗转反侧。
  无疑,她对人类带着仇恨,但与伊文斯不同。她看着自己时,那眼里的慈爱确是存在的。

『她原谅了我』

  汪淼透过玻璃看着,看着那个悲伤却又沉着冷静到几乎冷血的女人。
  她甚至原谅了杀害她父亲的人,却无法原谅这个世界。



  几十年前的大兴安岭,那片白桦林上空的繁星,曾有位忠诚的观众。
  她经常坐在断崖边,正如杨卫宁经常看着她一样。
  诗如卞之琳:
“你在桥上看风景,
  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每到夜色降临,他心爱的姑娘的思绪,便随着电磁波一起,飘荡在空中了。

  她的心里有面坚冰,冰下是深不见底的潭水。
  于是这位破冰的勇士愿用余生去温暖它,融化它,他的的确确做到了。但那尘封冰下久不见阳光的死水,终不因他的坠入而惊起一丝波澜。
  这是名为杨卫宁的这个男人的悲伤,也是他的幸福。

  他死后,她终于离开了“红岸”,离开这个与他一起的地方,但从未走出过生活的囚笼。
  若是杨卫宁的遗孀曾打开过他的日记,会发现一个他一生也没解开的难题。

『文洁啊文洁,你为何如此悲伤』



汪淼看着手里发黄的纸,没有作声。


————
非常喜欢叶文洁这个人物,我觉得她有种人格魅力x日常短小

双咕哒是好文明——
最后是没改前的咕哒子
我最近图力好高……

我现在真的是被弄怕了……武藏沉船了闪闪也沉了
所以说教授您一定得来我的迦勒底啊!不然我退坑的心都有了……
旧图重发,再次祈福,今天也是女装迷信的一天。

大连有个阿瓦隆

【帮朋友祈愿明年梅林】
*ooc!ooc!ooc!
*咕哒夫
*短小



“立香。”
“立香,你该起床了。”

  于是被呼唤的睡美人睁开了眼睛,他坐了起来,感受到了一丝寒冷。

  迦勒底外是没有季节可说的,若是有的话,应该是一年四季的寒冬。
  藤丸立香在走廊上走着,跟平常一样,只不过今天,他多看了几眼窗外刺眼的白色。

  那些奇妙的花朵从天上飞落下来,飘在地上,便结了根。当然,迦勒底是没有鲜花的,这只是个的比喻,使这个冬天多点色彩的美好幻想。
  毕竟这个季节好像格外的寒冷。

  藤蔓立香第一次走出迦勒底,并不是灵子转移,只是凭着自己的双脚走向白色的寥寥几步而已。
  他走在雪地里,鞋子踩在这些晶莹剔透的花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他吐了一口气,望见这白色的水雾混着雪花飘上天空。
  这时他突然想起那个声音,那个自遥远的雪地的那一头的声音。
“立香……”
  于是他停下脚步,像是朵雪花一样,迷失在这个寒冬里。
 
  在世界的那一头,有个乐园,它温暖,寒冷,而又迷人。

  风吹着,雪落下,身后的脚印渐渐消失,反仿佛从来没有一个叫藤蔓立香的人来过这里。

  在他回过神来时,已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盖上一层雪霜。
“前辈——”听到了马修的呼唤,他便往回走去,只是回头望了一眼。
“我在这——!”

  这次虽是免不了受到训斥,但让立香的心中对窗外一尘不变的风景多了份希冀。于是他把悄悄的把一朵小花藏在身后,连同着这份心情。
  人人都向往缤纷。

  那天晚上,睡美人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乐园,所有鲜花都将盛开,铺平这无味的雪原。
  “此是乐园,名为阿瓦隆。”
 
  藤蔓立香醒了,他看见了迦勒底白色的天花板。他坐起身,如往常一样。
  只是不禁意间的一瞥使他愣了神。
  纯白的雪地里的纯白房间中,有一朵绚烂的鲜花正在盛开。
  “下次见面时来讲讲王的故事吧。”

——————
我的第一篇同人就交代在这了 @又穷又丑老年废物壁虎

嗯……照片传不上来,没办法去微博那转了一下